(吉隆坡7日讯)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的贷款问题若一直没获解决,该局的运作可能会面对瘫痪。

评论员莎拉斯瓦蒂在《马新社》撰文时说,首相敦马哈迪也指,欠款者所拖欠的贷款,其数额几乎和一马公司的亏损一样。

「比如高等教育基金局目前被欠下400亿令吉的贷学金,並由政府担保。估计该局在10年后会被欠下550亿令吉,20年后將达到760亿令吉。」

她说,高等教育基金成立於1997年,目的是为了帮助学生承担学士课程的学费。且自该基金成立以来,共协助了60%或300万名来自公立或私立大专的学生完成了他们的学业。而该局截至2019年2月,共拨出了560亿令吉的款项。

「讽刺的是,在经歷了20年並证明能够帮助到学生后,承载著国人满怀期待的高等教育基金局现在似乎需要別人援助。」

莎拉斯瓦蒂指出,至今,政府已经花费137亿令吉替该局偿还利息。虽然一些借贷者被证明由於失业,而无法偿还贷款,但很多借贷者却没有履行责任。

她认为,高等教育基金局撤销拖欠贷款者列入禁止出国的黑名单,是一项很大的错误也为该局带来负面影响。

她指出,该局共將101万6254名借贷者列入黑名单,涉及的总贷款额达到207亿令吉。这也使到其中的68万4233名被列入黑名单的借贷者开始偿还贷款,共20亿令吉。

「当黑名单被撤销后,该局收回贷款的数额骤降,更糟的是,高等教育基金局的財务状况进一步陷入困境。这在在现实借贷者是机会主义者的心態。」

她认为,其中无可否认的是,数个关於到高等教育基金的发展及决策,就是因为没有进行研究和了解到大马高等教育基金局的財务状况。

她认为,政府推出月薪4000令吉的借贷者才需偿还贷款的政策也不切实际,一名大专毕业生要获得月薪4000令吉,估计需要6年到15年的时间。

她甚至认为,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赛夫不应向压力低头,「放过」那些不愿偿还贷款者,反之应该確保该局能收回贷款以期能够帮助往后的学生。

更多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