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惠祺和其母亲接受善心组织古晋理事田志和进行家访时影。

(古晋30日讯)她还想生存下来,她还想完成她的法律课程,惟她现在患病,需要一笔约马币8万令吉的医药费,她--锺惠祺恳请广大的善心人士给予捐助。

这名现年只有19岁,来自古晋石角路短廊的少女锺惠祺,被诊断罹患侵袭性纤维瘤(Aggressive Fibromatosis),马来西亚善心组织在获悉其情况后,已率先捐出马币2万令吉,作为她日前赴新加坡一医疗中心进行体检与诊断病情的医药费用。

同时,该组织希望能起做抛砖引玉的作用,善心人士、社团及企业机構能响应,给予惠祺医药费捐助。

根据其母亲李佩玲告知,惠祺在小的时候,其右手尺骨(小骨)就被发现异常弯曲,曾於2014年施予手术,将右手尺骨弯曲部份切除,且植入钢片以固定小骨,2016年再施手术取出钢片,但之后她的右手臂关节处,就出现异常肿块。

2018年1月间,惠祺的右锁骨突然出现约4公分大的肿块,同年3月间,在医生的建议下,在古晋一医疗中心施予手术,当时切除面积约7公分。之后,其家人原本以为切除肿块后,就可以根治,岂知同年7月,在惠祺右锁骨同一地方,又出现肿块,而且这次的肿块面积更大,最终被确诊是患上纤维瘤。


在马来西亚善心组织古晋理事田志和(右1)的见证下,甲必丹拿督刘思乐代表该组织移交2万令吉予钟惠祺。左1为其母亲李佩玲。

之后,其家人曾安排她到西马一医药中心接受治疗,试了抗癌药物3个月,但没有改善,之后医生建议再换药,且再吃3个月,但惠祺右锁骨的肿瘤仍在持续增大,因此,医生安排她尝试用化疗方案来控制病情。

虽然她已在古晋一医疗中心完成3次化疗,但其病情依然未受到控制。因此,医生建议,让惠祺再动手术,且切除的范围更大,即右锁骨所有部份,包括右手臂需截肢,取出部份右肋骨等,相当於身体的四份之一必须切除,因为其右锁骨的大肿块,恰好处在大动脉和颈动脉之间,並且已压至神经线,影响其右手臂的活动。

医生也告知,这是一项大手术,风险非常大,手术期间,随时会命断手术台,而且即使手术成功,也无法确保,其病况不会再复发而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,所以其家人不同意给惠祺动手术。

患病后的惠祺,因为之前已服食抗癌药物及进行化疗,所以人也逐渐消瘦,而且右锁骨上的肿块还会隐隐作痛,右手臂的神经线也因被肿块压到而乏力,且麻痹。

最近,经过其家人上网搜寻后,获悉新加坡一医疗中心有一名医生是这方面的权威,所以经过与该名医生联系后,其家人曾於今年8月初,携带了惠祺和其病历飞往新加坡与该名医生会面及咨询。

当时,新加坡医生给予建议是,一些患上此病的病患,有些会自己康復,即肿块会自行缩小;有些则需要服食某抗癌药物一段时间,病情或能受控制,但此药物非常昂贵,1个月的药量约马币7800令吉。

因此,医生建议惠祺,於9月中旬再飞往新加坡,以便进行深入体检,包括进行MRI(核磁共振成像)、CT Scan(电脑扫描)、验血及医生咨询等,费用约新币4000元(约马币1万2000令吉),以及重新鉴定惠祺服食相关抗癌药物的药量。

当时,面对马币2万令吉的庞大医药费(包括第一个月的7800令吉药费),他们苦思无策,之后通过友人的介绍,联繫上马来西亚善心组织古晋理事,经该组织获悉其病情后,总会毅然决定拨出2万令吉,作为惠祺於9月17日飞往新加坡体验及购药费用。

惠祺于9月中旬,已在新加坡一医疗中心完成体验,且医生已确定,惠祺必须服用至少一年的相关药物,以及需要定期到新加坡复诊。

由于惠祺的父亲(产业中介),母亲(网卖美容产品),收入不固定,加上有2名女儿(次女16岁,小女儿8岁)尚在求学。此外,为了给惠祺治病,他们的储蓄早已花光。

至於惠祺本身,她原本是在本地一间学院修读法律课程,但也因患病,家人担心其压力太力,所以暂时停止修读。不过,她仍希望,能在其病情受失控后,返回学院完成其法律课程。

有意捐款的善心人士,可将捐款汇入其母亲Lee Pei Ling(李佩玲),马来亚银行(Maybank)户口511235009362。





更多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