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八打灵再也16日讯)网络红人兼时评人阿兹哈哈仑律师认爲,人们在面对特定义务时,可以马来西亚人自居,但这并不意味着已抛开本身的种族身份。

他说,当候任财政部长林冠英以马来西亚人自居,并非“华人财政部长”时,这是在新马来西亚最令人感动和辛酸的时刻。

在林冠英直接、似乎自动化、完全没眨眼说出上述句子的那一刻,阿兹哈认爲,5月10日前的日子似乎已成爲过去,而他踏入了新国度、新希望和新的开始。

他说,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,在特定的情况下,任何人都可以华裔或马来人自居,而在其他特定情况,他们也可以是马来西亚人。

“我们每个人都想称自己爲马来西亚人,那没问题的;对爱国者或民族主义者而言,这是把自己定义爲国民的身份,这或意味团结,甚至可能促进团结。”

“但我们并不存在于一片空无里,作爲人类,我们并不是出生在一块纯白、未曾被碰触过、干净或单纯的白布上。”

“作爲人类,我们被我们的历史和叙述社会学束缚着,我们都受到这些元素影响,我们不能就这样拿走身上流着的种族血液和基因,然后就声称:‘我就是马来西亚人’。”

阿兹哈举例,他曾在一个探讨伊刑法的论坛上,被一位女士询问他是以马来西亚人优先,或是穆斯林时,他毫不犹豫地就说出“以马来西亚人优先”的答案。

“这回答被录制下来了,而有一天,一名巫统朋友告诉我,这视频已在巫统成员中传开了,而我被告知由于我失去作爲穆斯林的信仰,意味着因爲那答案,我已成爲一名非穆斯林。”

“当时我愣住了,说不出话来。”

他认爲,无论如何,他永远都是马来人,就像是华裔、印裔和任何种族,都永远是属于相关族群一样。

不过,他说,从职责和义务的角度来看,特别是公务人员在履行其职责时,都会面临时而变化的环境,而他们也必须爲此做出改变。

“就是因爲在这些环境下,该些人士必须保持公正,现在有人要求他们必须以整个国家的利益爲主要考量,而不是对种族、宗教、家人、亲属、朋友或同事的义务。”

“同时,他们的职责和义务,是需要他们从华裔或马来西亚华裔的身份,转换爲马来西亚人。”

“所以,我现在可以回答那位巫统朋友说,我在论坛上是谈论宪法和伊刑法对现有法律制度的影响,所以在宪法、宪政原则和法律制度下,没错,我是马来西亚人。”

“可是,当我回家并面对我的真主时,我就是穆斯林。”

更多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