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联合报发表社论称,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出访英国,行迹所至,处处引发争议和示威。他羞辱首相梅伊,失礼对待女王,胡乱批评英国的脱欧政策,英国媒体称其到访是“来自地狱的访问”。稍早特朗普出席北约峰会,他先怒杠德国“成为俄国的俘虏”,后又勒索各国要求多付军费,也是一副狂人姿态。特朗普到处破坏现状与秩序的行径,被称为“特朗普之乱”,看来灾祸已由美国蔓延全球。

若以“带来改变”作为衡量,特朗普的作为实属空前。他彻底改变美国社会赖以维系的多元价值:他限制移民、反对堕胎、歧视女性、践行粗鲁原则、遂行贸易保护主义,扬弃美国一手推动的自由贸易。特朗普更无意崇尚“正派”,凡事只从个人和美国利益着眼,因此他的风格从鄙视、谩骂出发,对人对事绝不仁慈,其推特更成为他发泄个人情绪的工具。美国的政治文化,从未落至如此低俗粗鄙的地步。然而,特朗普的机会绝佳,民主国家虽然三权分立,他却大权独揽:参众两院都由共和党掌控,国会只能够捏着鼻子支持他的政策。

在国际上,特朗普把敌人当盟友,却视盟友为敌人。在北约峰会上,他痛批德国有七成能源仰赖俄罗斯供应,等于是“俄国的俘虏”。特朗普还说,美国已花了大钱为保护欧洲“埋单”,他要求北约盟国须立即将国防经费提高到GDP二%以上,不能等到二○二五年。他也不顾盟友的反对,将在周一会见俄国总统普京。

特朗普的狂妄,显然让盟友难以接受,却又不知如何以对。德国总理梅克尔发言反驳特朗普的批评,强调德国所有决定都是独立自主的,但措词未免太弱。英国七成七民众都对特朗普没有好感,也让特朗普见识到他不受欢迎的程度。但英国首相梅伊摆出隆重的欢迎仪式时,特朗普却先一步盛赞甫遭梅伊开除的外相强森会成为“伟大的首相”,简直是当众打脸梅伊。

尽管特朗普的言行让国际社会厌憎,但在美国,他却有一大票保守选民的支持。这些主要生活在内陆州的民众,平日对国际事务并不关心,却是特朗普的死忠支持者。特朗普发起关税贸易战,这些人觉得这是为他们的利益而战,他们觉得美国长期被外国占便宜,工作机会流失,特朗普正为他们讨回公道。这是特朗普之乱背后的力量。

“特朗普之乱”乱在毫无节制,连制衡总统权力的机制都失效了。目前最高法院倾向保守,即毋庸再论,立法权也同样积弱不振。参议院近日才通过一项无拘束力的决议,要求特朗普加征关税应得到国会“批准”,这至少反映国会总算敢挺身与特朗普抗衡了。原因是,今年十一月的期中选举,特朗普拥有八成的共和党选民支持,议员若反对特朗普,无异政治自杀。也因此,此案是由仅三分之一改选的参议院提出,需要全部改选的众议院就无人敢作类似主张。

“特朗普之乱”也乱在毫无章法。特朗普独断独行,行事情绪化,又用人唯亲,顺我者升官,逆我者撤职。他把所有决策收揽到白宫,各部会政务官迟迟未补满,刻意弱化行政部门功能。他喜欢任用听话的军人,原本外界还期待他身边的将军们能秉持专业忠言直谏,却一个个被迫辞职。国安顾问麦马斯特早就被波顿取代,白宫幕僚长凯利岌岌不保,只剩国防部长马提斯还撑在那里。

对于特朗普之乱,欧洲国家目前都在寻求避险,一方面与美国周旋,另一方面则积极开辟新盟友。欧盟各国强调团结,共御大西洋彼岸的对手;印太诸国则积极与中国大陆开展关系,平衡对美的依赖。目前,只剩台湾还在迎合特朗普。台湾安全要靠美国,这是不得已的事;但对歧视穆斯林、又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美国召开国际宗教部长级会议,我国受邀竟也沾沾自喜。这是否自己放弃了我们的国格与人权价值?

更多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