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来登政变之后,希盟除了准备通过国会不信任动议与国民联盟再决高下之外,土著团结党内部,敦马哈迪与丹斯里慕尤丁,或将通过党选展开另一轮的对决。

今年6月开打的土团党中央改选,所有候选人将在3月16日之前提名,并在23日正式公布各党职候选人。

马哈迪早前已经放出风声,他与慕尤丁在党选中或有一战,党选提名形势到了下周就会明朗,这将是土团党基层马哈迪与慕尤丁双巨头支持度的一项检验。

马来时评人沙尤迪奥玛就指出,从目前趋势来看,两人关系没有缓和迹象,马哈迪依然拒绝与慕尤丁会面。

“因此,马哈迪和慕尤丁可能会在党选一决高。马哈迪所展现出的态度,是非常认真严肃地挑战慕尤丁,这意味著,两人都可能竞选最高职位——会长,争夺对土团党的实际掌控。”

根据土团党的结构,所采取的“双党魁”制,同时设有会长(Pengerusi)及主席(Presiden)两个职位。

据土团党党章,马哈迪所担任的会长职位,主要控制的是决策权;慕尤丁的主席职,则掌握了党的执行权,而且需要定期向会长汇报。

无论如何,这次政变之后,马哈迪与慕尤丁在党内的影响力,似已出现明显的变化,土团党即将举行首次党选,也将是两大巨头在党内证明各自支持的一次对决,党内部派系将会有一波势力消长。

沙尤迪指出,一般上来说,慕尤丁出任首相,党就会偏向他,但这也要根据党章,到底是会长或是主席拥有最高权力。

根据土团党党章,会长拥有最高权力,党主席次之,不过如今土团党的问题之一是会长由谁掌控,这依然是雾里看花。

马哈迪不满土团党坚持跟巫统合作,在2月24日辞去党会长职位,不过在党高层领袖的挽留下回心转意,总秘书玛祖基于2月27日发文告,宣布马哈迪依然是土团党会长。

不过,慕尤丁随后表明,已经于2月29日接受马哈迪辞职,并宣布他是党的代会长。

因此,谁拥有会长实权成为疑问,随著党选来临,相信党会长职位将会有一个答案。

马哈迪早前表明,慕尤丁可能会竞选,他也会竞选,这是党员在他们两人之间做选择的最佳平台。



“两人留下谈判空间”

政治观察者认为,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虽然在政变中与前首相敦马哈迪撕破脸,但两人还是留下了谈判空间。

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称,虽然马哈迪在政变之后,口口声声表明要通过党选与慕尤丁对决,但反反复复、经常变换是马哈迪的行事作风。

“不到最后一刻,都无法得知他的真实动向,虽然他表明要竞选,但经过与慕尤丁派系谈判后,也可能改变主意。”

阿旺阿兹曼认为,马哈迪的势力如今在土团党内相对弱势,慕尤丁成为首相,他的支持者也担任正副部长,因此会吸引到不少支持者,而且慕尤丁的首相身份可以掌控党机制和资源。

他称,慕尤丁的地位和政府并不稳定,巫统浮现出对职位分配的不满声音,因此慕尤丁随时会因为伊党和巫统的变动而倒台,慕尤丁在某些方面也许需要借助马哈迪的力量。

不过,他称,这次党选也是双方清除对方势力的机会,各自人马不是更上一层楼,就是被边缘化。

马来时评人沙尤迪奥玛则认为,一旦三大高职和其他职位全面开放竞选,将是一场竞争剧烈的党选。

“如果马哈迪派系真如自身所言获得最高理事会支持,这次党选可以这么说,马哈迪得到了土团党如今领导层的支持,而慕尤丁则获得党内正副部长、国会议员的党员支持。”

他说,现在不少国会议员成为部长,下面的人应该会选择与慕尤丁站在一起,因为这些人看到了利益机会。

国阵在509失去政权后,巫统一些议员跳槽至土团党,如慕斯达法、韩沙再努丁、拉迪夫、玛斯艾米雅蒂、依克玛等,目前都担任正副部长,阿兹敏阿里派系离开公正党后也加入土团党,同样获得比例不小的正副部长,然而这些人虽然有官位在身,但并无党职。

根据马哈迪此前的说法,从巫统跳槽而来的成员不能竞选党职,不过如今情况可能有变化,他们是否会参与党选令人受到关注。

土团党如今的“有党职无官职,有官职却非党领袖”的现象,在大马政坛并不多见,今次或是土团党从相位争夺,转移到党职竞争的权力重新分配,或洗牌。

更多文章